范小青:政协委员和作家具有相同的出发点-世界上最大的乌龟

作者:安禄山与杨贵妃发布时间all:2020年05月27日 18:52:04  【字号:      】

范小青:政协委员和作家具有相同的出发点

1970年初,范小青随全家一同从城市来到农村。十三、四岁的豆蔻年华,正是一个人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一下子来到广阔荒野的天地中,范小青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广袤的土地,还有这么多与她不一样的人。这种差别启发了她思考人生,让她萌生了写作的念头。

提案常常“跨界” 与写作相辅相成

作为文艺界政协委员,范小青在生活和写作中,目光始终投注在基层。“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是普通人感动我们。”范小青说。

范小青也在生活中注意到小学生家长“陪作业”已是普遍现象,这促使她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给小学生家长减负的提案。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家长不见得能做好该老师做的工作。如果家长着急,难免打骂,孩子就更加学不进去,适得其反。有的功课干脆由家长代做,学生根本没有用心学习。如果一些本应该由学校完成的工作,要由家长完成,那有可能表明课程设计不合理,或者教学过程中出了问题。”

关注普通人,也经常反映在范小青的写作中。2007年,范小青书写乡下人进城、展现城乡矛盾的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得了鲁迅文学奖;2008年,范小青将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写入了两会提案。2016年,范小青推出以繁杂琐碎的居委会工作为主线的长篇小说《桂香街》,那年两会,范小青提交了《全社会共同重视社区居委会工作》的提案。

今年以来,世界范围内暴发了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社会的变化,作家比普通民众有着更加敏锐的嗅觉,范小青也不例外。范小青说,“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头,疫情让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也改变了我们许多。”

范小青:政协委员和作家具有相同的出发点

“只要不是有意闭上眼睛,你的目光就无法离开他们了。”范小青回忆起自己创作关于农民工小说的过程,形容那种感觉就像“生活急切而全面地扑上来了,它轰轰烈烈地扑上来了,想躲也躲不过,生活和思想的方方面面都无法跟他们分开了”。

“无论作为什么样的作家,在当代写作,其使命其实就是为当代立传”。范小青谈到作家与时代的关系时曾表示,“写作者认识当代社会、理解当代社会,必须是全面的、深入的、辩证的,应该有生活的温度,有生命的热度,有理想的高度,有哲学的深度,还要有多方位的角度。这个使命有点重,但是值得当代作家去挑战、去书写”。

(鸣谢中国作家网对采访的支持)

对范小青来说,政协委员和作家的身份并不矛盾,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具有相同的出发点,那就是为基层群众发声。她认为,文艺界政协委员应该在两会上发挥自己的作用。“两会提案、议案是直接表达,文学作品则是艺术地通过人物、故事来反映。”范小青说。

近几年,各种“减负令”层出不穷,社会各界也纷纷热议:减负的结果会不会把教育的压力转嫁到家长身上?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80.3%的受访者认为学校教育对学生家庭的依赖严重,75.6%的受访者认为“陪作业”等已经给家庭造成了较重负担,64.7%的受访者认为“全能家长”不是“全能宝宝”的必要条件。

“我们都经历并且还在继续经历挑战,谁也不能置身事外。”她谈到,“我们过去在闲聊中经常会说到人类未来的一些话题,比如机器、瘟疫,但都会觉得,即便真的成为现实,那也离我们很远、很远。但是没有想到,它说来就来了。这几个月可以说是情况最复杂、感受最深、声音最多、心情最乱的时候。”谈到疫情对写作的影响,范小青认为,疫情“让我们重新审视许多东西,让我们成长进步,也让我们的写作发生新的变化。”

作为一个“高产”作家,范小青保持着对当代生活的敏感度,把新事物、新现象融入自己的创作之中。“一直以来,大家最关心的是怎样既全面又艺术地反映生活。文艺界委员应该关注社会,因为文艺创作离不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范小青说。

回归教育初心 建议为家长减负“家长不是老师,家长要做自己的工作,家庭教育主要在孩子的修养、品格、道德以及良好的学习、生活习惯等方面,而不是具体教孩子怎么做作业。”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将目光投注到了教育方面,她在《关于给小学生家长减负的提案》中呼吁学校给小学生减负,适度、合理地安排家长的“陪作业”任务,力避华而不实的形式主义教学。

紧扣时代脉搏 敏锐捕捉社会热点

本期做客两会“艺”起聊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




非洲饥荒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