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中卿 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世界最高楼

尹中卿 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 时间:2020年05月27日 00:09:15

尹中卿 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

原标题:尹中卿 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

政府工作报告对积极财政政策作出了一系列安排,新增赤字1万亿,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等。如何看待这一系列安排?对经济的刺激作用有多大?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接受了新京报专访。  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政府工作报告提到,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和新增1万亿元财政赤字,全部转给地方,通过特殊转移支付机制,直达市县基层。也就是说,省级政府成了“过路财神”,中央政府借债给地方政府花。这样安排的好处显而易见,有助于资金直接惠企利民。但是,这些钱到底能不能花好?能不能有效益?如何使积极财政政策更好地发挥作用,避免风险?这是我们接下来要重视的问题。——尹中卿  谈财政政策  今年政策力度已经足够大   新京报:2020年的财政政策已经公布,是否达到了你的预期?  尹中卿:今年前四个月,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62133亿元,同比下降14.5%;而同期支出却达73596亿元,缺口超过万亿元。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今年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此外,还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我认为,这一系列财政政策安排是适度的,更是可行的,符合我国国情,能有效缓解财政收支矛盾,为对冲疫情影响提供了适宜空间。  新京报:可有一些机构认为,财政刺激力度低于预期。  尹中卿:我认为,政府工作报告对今年财政政策的一系列安排,很恰当,力度已经足够大了,足以满足需求。因为我国赤字率主要包含的是一般公共预算。国家预算有“四本账”,一般公共预算只是其中的“一本账”,此外还有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并没有纳入到赤字率涵盖范围之中。  评价今年的财政刺激力度大不大,要综合考虑一般公共预算和纳入到政府性基金预算中的地方专项债、抗疫特别国债。按照这样的广口径计算,2020年,赤字规模大概在3.76万亿元,地方专项债规模3.75万亿,抗疫特别国债1万亿,那么新增政府债务规模约8.51万亿元。  新京报:有人觉得财政刺激力度低于预期,不过同时也有人担忧,赤字率突破了3%“红线”,是否会加大政府的债务风险?  尹中卿: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的平均赤字率将提高到9.9%,美国提高到15.4%,法国提高到9.2%,中等收入水平国家也平均提高到9%左右。所以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的赤字率不算高,债务率也处于较低水平,整体风险可控,中央政府有能力承担更多债务。  谈风险防范  首先要管好用好新增债券   新京报:中央政府借债给地方政府花,你觉得有哪些风险呢?  尹中卿:不论新增赤字、抗疫特别国债还是专项债券,短期内都会起到刺激经济的效果,但是如果地方政府用不好这些钱,就可能留下比较长期的风险隐患。比如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变相举债问题。虽然新预算法将地方政府债务分为一般债、专项债,但是仍有个别政府通过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违法违规担保、变相举债,形成的隐性债务其实也是要算在债务率里的。再有,地方政府债务是在急剧增长的,2020年地方政府债务到期的规模有多少呢?一般债券、专项债券再加上城投债,大约4万亿。要还这4万亿,钱从哪来?是不是需要避免个别政府左手倒右手,拿着新发的一部分专项债券去还旧债?  新京报:那么你认为应该如何预防这些风险?  尹中卿:首先要管好用好新增债券,优化支出结构,加强对新增债券使用的管理,特别是对整个使用绩效的管理。  再一个是新增地方专项债券,也不是说什么领域都能用的,也要按照规定的领域,主要是交通基础设施等7个领域,对重大的战略项目重点支持。比如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应急医疗救治、公共卫生、职业教育等等。要优化支出结构,一定要保证新增债券确确实实用到应对疫情的重点行业重点领域,“六稳”、“六保”的一些行业和领域。  还有要对专项债加强管理。一般债可以通过一般的公共预算来还,那么专项债、城投债靠什么还呢?为了避免左手把它拿出来右手又还出去,就要对专项债进行项目管理,加强预算监控。  新京报:还有其他建议吗?  尹中卿:再一个就是建立债券发行项目挂钩机制。同时,还应推动专项债券市场化定价机制。此外,专项债都应当纳入预算,主管部门应该拿出风险平衡方案,对债券投资的项目成本、预期收益,以及形成的资产价值,都应当先有评估有监管。  谈减税降费  要缓解对各级财政减收影响  新京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加大减税降费力度,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万亿元。这会对实体经济带来哪些影响?  尹中卿:政府工作报告特别强调,要坚决把减税降费政策落到企业,留得青山,赢得未来。减税降费要落实落细,还需要注意一些问题,比如普惠性问题,在产业链中议价能力相对弱势的企业,往往要把减税降费红利让渡给上下游处于强势地位的企业,减税降费红利在不同类型的企业之间分布不均衡。另外,需要缓解减税降费对各级财政的减收影响。减税降费与增收扩支是一对矛盾。从长期看,减税降费有利于拓展财源、增加税收。但短期内,减税降费肯定影响财政收入。  其实积极财政政策还有一个相关问题,就是政府要过紧日子。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中央一般公共支出要减少2%,非必要的项目支出要减少50%,这个力度应该是很大了。大家现在反映比较多的是,政府减少支出,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也应当过紧日子。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2020年提高到30%。从今年的预算报告来看,2020年纳入到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是1108户企业,范围比2019年扩大了,但是国有企业中烟草公司提取的比例是25%;石油、化工、电信、煤炭资源型企业提取比例是20%;钢铁电子贸易是一般竞争性企业,提取比例是15%;政策性的企业不交税。也就是说,国有企业最高的提取比例是25%,没有达到30%的要求。  但是从今年的预算报告来看,2019年,资源类的国有企业效益不错。企业利润增加比较多,但是纳入到国有资本的经营预算里面比较低,调到一般公共预算中的比例就更低了。还要完善国有资本的经营预算,扩大国有企业上交利润的范围,增加国有企业上交利润的比例,要达到30%,这样才有更多的钱能够用到刀刃上,让积极财政政策更好地发挥作用。

尹中卿 要对专项债加强预算监控

个人专栏

合作专栏

  • 传奇IP的那些故事:最长被告19年,最惨被索赔76亿

    图片来源@unsplash文丨唆麻?十余年,数百亿,谁能想到碰瓷也能碰出一个“游戏大厂”。今年 4 月初,恺英网络(002517,股吧)公告称将终止对九翎的收购。由于后者中了娱美德的招,一年内由盈转亏,可能将面临高达 76 亿元的赔款。当“娱美德”三个字映入眼帘,关注游戏行业的人多半已经嗅到熟悉的味道。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娱美德在中国市场已经发起了超过 40 起版权纠纷,超过 20 家中国游戏商被牵连其中,30 款以上游戏运营受阻,其间造成的损失与要求赔款金额高达数百亿元。简单做个盘点,盛趣、蓝沙一众被长年纠缠不胜其扰,最惨的恺英、九翎甚至深陷旋涡之中直接危及公司基本盘。如果把“娱美德案”受害者的故事做一番梳理,无疑便是一部流氓版权商碰瓷发家史,更是一部中国游戏从业者的受难录。流氓版权商的暴利方法论在外人眼里,游戏行业似乎总与“暴利”划上等号。但殊不知,游戏人们的血汗换来的收益,实际上却被以碰瓷为生的流氓公司攫取殆尽,而娱美德正是“个中翘楚”。娱美德真正洞悉了一本万利的本质:劳动成本低,利润率高、利润空间大。一切的罪恶起源于 2002 年。彼时,作为《MIR2》著作权的共同所有人,娱美德委托亚拓士行使其作为《MIR2》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和盛趣游戏签署了补充协议。自此,“保护传奇IP”成为其攫取巨额利润的核心策略。数据不会说谎,从最开始的合理合法打击盗版要求赔款到如今,“产品授权”已经被娱美德列为了主营业务。在过去两年,此项收入占比均在 60% 以上,全年营收更是分别高达 7.65 亿元和 6.7 亿元,甚至超过了产品储备在 10 款以上的中国中型游戏公司。换言之,绝大多数游戏人即使没日没夜的开发新游,收益都不及“包租公”娱美德。如此高效的“商业模式”,背后其实有着一整套打磨成熟的方法论,保证了娱美德仅仅只靠“传奇”单款游戏版权就能收入数亿,基于分阶段、分公司针对性运营的思路,大致分为四部分:1.合法维权,在中国等市场筛选有传奇元素的产品,起诉要求赔偿;2.自创独占,推翻另一著作权共同所有者亚拓士的授权合法性,向亚拓士合作方收保护费;3.以独占为名,出售新授权,收高额授权费;4.通过仲裁,拖垮小公司,对大公司,则进行产品和投资人信心的双面打击,收取获得赔偿金;不过寥寥四点,但却在过去 20 年的中国网游发展史里,给不少游戏公司好好上了一课。盛趣:19年换来“幸免于难”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被娱美德申请仲裁、碰瓷的正规游戏厂商(实锤换皮山寨的除外)已经超过 5 个,游戏产品超过 10 个。其中不乏世纪华通(002602,股吧)(盛趣)、三七互娱(002555,股吧)、恺英网络等多家实力强劲的上市公司,及如蓝沙信息、九翎、欢游等旗下公司。而被仲裁知名产品则包括《热血传奇》端手游、《蓝月传奇》《王者传奇》《传奇来了》等。其中,仅《热血传奇》总注册用户就超过 6 亿元,《蓝月传奇》月流水过 20 亿元。比如,哪怕有中国初代传奇品牌的用户认知度,有“A股游戏王”之称,而后还有世纪华通做后盾的盛趣游戏,都长期深陷“娱美德案”无法脱身,成为了游戏耗时最久的受害者。早在 2001 年,盛趣游戏就作价 30 万美金买下代理权,做成国内版的《热血传奇》。产品大获成功的第二年,娱美德就前来骚扰,寻求以著作权共同所有人身份和盛趣随签署补充协议。盛趣由此被迫提高授权金和分成比例,以更多让利支付亚拓士版权费同时,稳住娱美德。不过,彼时的盛趣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游戏业龙头,骁勇的陈天桥不想总受人制约,这也为后来的“幸免于难”埋下了伏笔。于是,如日中天的盛趣在 2004 年通过二级市场操作直接拿到了亚拓士 29% 股份,成为亚拓士最大股东,将娱美德逐渐孤立;随后,再与亚拓士联手开始在国内进行授权,打击盗版。世纪华通,三七互娱等一代传奇品牌游戏就此诞生。在盛趣,世纪华通,恺英网路和三七互娱等一众公司的重金推广、更新之下,传奇IP热度在国内持续了十几年。而在此期间,国内页游市场持续爆发,更迸发出一批诸如《蓝月传奇》《传奇来了》等在内的优质页游。换句话说,尽管的国内的一众游戏公司的只是“后妈”,但正是在他们的大力栽培之下传奇 IP 才能在十余年的时间里不断焕发生机,而不是与其他一度火热的 IP 一起被扫入故纸堆。随着手游市场爆发,各路游戏公司开始着手传奇手游的推进。有趣的是,一边是国内强劲的付费力,一边是自身迟迟未能打造出支撑盈利能力的优质产品,娱美德开始动起了歪脑筋。先是于 2016 年 5 月,娱美德试图单方面否定亚拓士的授权,试图争夺传奇 IP 的全部著作权,并同时否认盛趣的“独占运营权”,要求赔偿;法院裁定之后,在 2017 年 5 月,娱美德又称盛趣恶意利用打击私服授权从中谋利,要求赔偿损失 1 亿美元。当然,这几次仲裁最终都被法院驳回。所以尽管盛趣陷入“娱美德案”的时间长,损失大,但好在被坑得清清楚楚,也还能挺过来。恺英网络:中招无间道,三年被吸干如果说纠缠时间最长的盛趣,好歹靠着陈天桥的先见之明是“幸免于难”的话,上当买了娱美德版权,还同时遭到娱美德、亚拓士两面夹击的恺英就惨了太多。成立于 2008 年的恺英网络旗下有《蓝月传奇》《传奇盛世》等多款传奇类游戏。经过玩法上的不断创新,蓝月系列页游在市场中大获成功,被玩家群体中称为页游一哥。和盛趣不同,恺英被坑是先被碰瓷,威胁之下,买下了娱美德手中的所谓“独占版权”。而后因为版权问题和流失分成问题,不仅被亚拓士仲裁,还同时被娱美德反咬一口。先是在 2016 年 10 月,不堪娱美德各种碰瓷起诉的恺英和娱美德正式签署授权协议,其中涉及金额约 1.19 亿和 1.79 亿人民币的预付分成款,总金额近 3 个亿。但不到半年时间,娱美德在新加坡继续申请仲裁,理由是“恺英拒绝支付授权产品流水分成”,以及恺英网络旗下《蓝月传奇》手游、《王者传奇》侵权,要求赔偿。没过多久的 2017 年 2 月,娱美德又以“浙江欢游未能履行付款义务,构成违约”为由申请仲裁,要求支付保证金500 亿韩元,约合人民币 2.98 亿元。距离签署协议刚过去两年,2018 年 10 月,双方在听证会上各自陈述主张。恺英网络旗下浙江欢游网络也看清了娱美德的真面目,希望能解除协议,并且要求因对方造成的产品运营受阻,从而导致的损失及利息共 3.32 亿元。察觉到恺英的反击,娱美德开始更疯狂的报复。娱美德先是听证会上无故将赔付提升到 14.84 亿;随后又针对恺英旗下九翎的《龙城战歌》和《传奇来了》两款游戏,分别在韩国和新加坡申请仲裁;不同以往的是,娱美德在这次仲裁中更要求九翎赔偿娱美德损失多达共计 76.62 亿元。在这前后的三年多时间里,恺英顾及玩家利益和公司投资人信心,曾多次向娱美德提出和解。但娱美德不仅并未理会,更不断提高仲裁赔偿要求,并继续以恺英所顾及的一切做要挟。令人感慨的是,随着这场授权纠纷的不断升级,受市场做空资讯增多影响,恺英股价一路下跌,从 2015 年 23.19 元的最高点直降,在 2018 年到 2019 年期间更多次跌停。截止目前,恺英网络 A 股报价每股不足 3 元。除了国内股民的损失,恺英及其子公司的游戏业务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和影响,其中就包括本文开头提到的 4 月初出现最新消息的九翎。碰瓷终害己,无一为赢家不断升级的版权纠纷不断,不仅将众多游戏公司拖入泥沼,更使使行业持续承压。据游戏工委数据,中国端、页游市场在近几年均处在持续萎靡的状态里。数据显示,端游自在 2018、2019 两年收入同比下滑 4.5% 和 0.7%,用户规模下滑 5% 和 5.5%;页游更甚,从2016年开始呈现迅速萎靡态势,过去 4 年收入同比下滑 14.8%、16.6%、18.9% 和 22%,用户规模从 2015 年的 3 亿,跌到 2019 年 1.9 亿。个中原因,用户习惯的变化,手游崛起是其一;端、页游时代主要品类产品运营受阻、发展不当的因素是其二。而传奇类,就是其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一方面,从 2012 年娱美德开始加大力度搅闹传奇 IP 市场后,有能力做好传奇类产品的公司被纠纷、仲裁拖住、拖垮,有需求的品类品牌用户流入到山寨、私服中;另一方面,这群有端页游习惯,有较强付费能力的成熟用户的耐性和好感度逐渐被劣质产品消耗殆尽,最终转向手游和其他品类,是传奇类市场不复当年的占有率。实际上,纷争之中并没有赢家。对娱美德自身而言,长期荒废游戏研发、发行业务,已经使其逐渐失去了长线竞争的核心,在近期数个仲裁中也相继败北。比如,2019 年 10 月中旬,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在一审驳回娱美德请求,认定亚拓士与蓝沙信息签订的《传奇2》《续展协议》有效;蓝沙信息随即状告星辉天拓《烈焰龙城》及娱美德等对其享有的《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构成侵权,索赔 4 亿。另外,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认定三七互娱《屠龙破晓》合法,不构成侵权;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在 2020 年 3 月驳回了娱美德在 2019 年 11 月的复议请求;裁定书显示,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采信了亚拓士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有权独立对外授权的权利主张,并据此认定娱美德公司、传奇 IP 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传奇》的改编权授权。换言之,“保护传奇IP”攫取巨额利润的核心策略在中国已经彻底失效。而据娱美德财报显示,公司 2018 年营收约 7.65 亿元,同比增长 16%,但整体由盈转亏,因为自有产品的运营水平一直在持续下滑,Q4 手游收入同比减少了 32%,全年亏损 362 亿韩元。到 2019,娱美德总营收约 6.7 亿元,出现下滑,亏损则增长至 4000 万元左右。吃瘪的娱美德有了“浪子回头”的迹象,其于最新年报中已经将证明业绩增长空间、获取投资人信心重点重新放回游戏,预计在 2020 年推出《传奇4》《传奇M》《传奇W》三款手游新品。但以其如今的研发、运营能力、亚拓士版权阻碍,以及中国这个主要市场的厌恶情绪,谁还敢与之合作?谁还会为不如国内内容品质、运营水平高的外来产品买单,都是未知。所谓一把好牌打个稀烂,不过如此。


  • 窦荣兴:希望打开中小银行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口子”

    新浪财经讯 5月26日,银行业代表委员齐聚线上,共论中小银行改革发展。全国政协委员、中原银行董事长窦荣兴在参加“代表委员共论中小银行改革发展”线上直播时表示,银保监会已经推出了很多有利于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政策、渠道和方法。未来,希望打开中小银行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的“口子”。

评测

回到顶部
世界地震|历史故事|历史故事|库鲁伯亚拉洞穴|库鲁伯亚拉洞穴|诸葛亮之墓|乾隆皇帝的儿子|最漂亮的av女星|安禄山与杨贵妃|澳门百家乐-复制打开0748.cc|快三助手-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彩-永久网址0748.cc|一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北京pk10-永久网址0748.cc|重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分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幸运快三-复制打开0748.cc|极速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彩神8-复制打开0748.cc|广东快三-复制打开0748.cc